热销排行榜 蕾蕾微信

燕窝知识

燕窝的经济价值

据中国香港政府统计处报告,1997年中国香港从印尼进口燕窝13.1吨, 合8.35亿港币,占中国香港燕窝总进口量的80%。

20 世纪早期,人们在加里曼丹岛婆罗洲发现了可食用燕窝资源,并进行了开发。同样地,当时该地区也不断地开发燕窝新产地。与此同时,荷兰继续巩固其在东印度的统治,并扩大了他们在海上贸易中的垄断势力范围。由此,我们很难区分这两个因素分别带来的影响,但统计资料显示,19世纪中期,荷兰殖民地区的燕窝贸易量有所增加。

目前婆罗洲内所有产燕窝的国家或省份均制定了管理燕窝采摘和贸易的法规。19世纪80年代的哥曼东和沙巴,以及20世纪90年代的伯劳、东加里业丹把燕洞收归国有后再进行竞争性投标。燕窝贸易从开始就要支付官方和非官方的税金,并由国家或者地方司法部门征收。

在19世纪早期,东印度联合公司(VOC)规定所有在爪哇采摘的燕窝必须通过巴达维亚(现称雅加达)进行贸易。在18世纪四五十年代,对出口到中国的商品征收6%的从价进出口税;对出口到其他国家的商品则征收12%的出口税。目前在加里曼丹某些由印度尼西亚管理的地方,国内税仍沿用相同的税率(6%)。通过财政管理,国家或者地区的政府以及当地管理部门分享了开采这种天然资源所带来的收人。

1774-1777年从巴达维亚海港管理人员每日的贸易清单上可见,该港口燕窝的年进口量大约为1.27吨,年出口量为2吨。1816年估计从爪哇出口到中国的燕窝有1吨,此外还要加上从望加锡出口的1.8吨和从苏禄出口的3.2吨,其中大多数燕窝产自婆罗洲东北部。

1816 年燕窝贸易总值不少于126万元(西班牙币),这个金额相当惊人。

19世纪60年代,新加坡从荷兰东印度地区进口的燕窝总值1.1万英镑(4.28万西班牙币,按照当时通用货币兑换率100西班牙币=26.50英镑),这反映了当时其中一部分的贸易情况。这些燕窝中有一部分是被当地人食用的,但新加坡是一个贸易和交易中心,进口到新加坡的燕窝大多数被再次出口到中国,贸易量高达3.4万英镑(约等于12.8万西班牙币),其中也包括从非荷兰管治产区采摘的燕窝。

当时新加坡进口燕窝的另一个产地是砂拉越。1845年,H Low在石隆门附近的石灰岩洞中发现毛燕窝的采摘活动已相当成熟。

殖民政府为了巩固在当地的统治权,非正式的地方港口税费系统成为了婆罗洲新兴州和省份官方收税程序的一部分。19世纪中期,砂拉越地区新成立的布鲁克政府规范了岩洞所有权和燕窝采摘权,并对贸易征税。1865年OBeccari的记载显示,燕窝税收为砂拉越国库带来每年3000西班牙币的收人。

从资料中发现,1871年燕窝出口占全国出口商品总值的4.2%,显示了燕窝税收之可观。1876年修订版条例中规定出口税为每卡蒂(约等于600g)15分,即为每卡蒂3元(约为5元/kg) 税率的5%; 1879年税率修改为毛燕窝每卡蒂10分,白燕窝税率为其价值的5%。从1882年起,布鲁克政府管辖区域扩展到省南地区,使该地区的主要燕洞成为了该国的资源。1888-1894年间,砂拉越地区年产燕窝总值从23000元逐渐上涨到33000元,是查尔斯布鲁克侯爵政府的第四到第六大税收来源。

政府干涉管理的好处可在砂拉越地区体现出来。咨南地区由文莱政府转交到布鲁克政府后,新政府立即审查燕窝资源并使该贸易的税收最大化。政府开始登记燕洞所有权,出台法规规范燕窝的采摘、销售和出口。当时记载的数据显示,随着领土扩张,燕窝年产量大幅增加,从1882年的3930kg增长到1885 年的6892kg, 1887年产量最高,达到11246kg.此后,可能是因为对现有燕洞的成功管理以及不断地开发新燕洞,燕窝产量持续不规则增长,1893年燕窝年产量首次超过12000kg。

此后40年,该国有记录的燕窝年产量持续不规则增长,1906年、1911年,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1915--1918年,年产量均超过20000kg。经过几年的缓解期后,1921年燕窝年采摘量几乎达到30000kg的高峰,此后,燕窝年采摘量直在17000~ 26000kg波动,直到1934年记录终止,那时出口税每年增长10000-12000元,虽然税率降低了,但出口税仍在砂拉越政府重要税收来源中排第25位。

砂拉越的数据显示,20世纪30产量最高的10年,30年代未期二次大战的爆发及随后日军的人侵,结束了国际贸易。1942 年占领砂拉越地区(也可能是其他地方)的日军开始按照原政府建立的体系控制燕窝的采摘。随着战事升级,社会状况日趋恶化,燕窝的采摘活动也停止了,小鸟儿们也因此享受到3~4年不用重复筑巢的幸福。

20世纪50年代早期,战后局势稳定,马来西亚的砂拉越和沙巴两地燕窝的采摘和贸易活动很快恢复到战前水平。此后10年被称为“正常期”,之后燕窝产量开始下降。

根据沙巴林业部统计表的汇报1958--1959年间全国的官方燕窝采摘量为:白燕窝刚好超过1000kg,毛燕窝达20000kg. 60年代燕窝年产量逐步下降,1969年白燕窝和毛燕窝产量分别跌至572kg和12931kg. 70年代燕窝产量持续下降: 1979年林业部统计数据显示,当年白燕窝和毛燕窝产量分别为496kg和4926kg.砂拉越地区的情况也大致如此,1978 年对燕窝产业进行调查时,该地区的岩洞所有者和经营者都在抱怨燕窝产量急剧下降,只达到往年产量的6~7成。毛燕窝和白燕窝产量均同时下降。导致这种情况的因素比较复杂,其中包括每个岩洞都必须面对的疯狂盗采现象。

近几十年,随着后殖民时代的社会自由化及交通运输日趋便利,政府放弃了对燕窝采摘和贸易活动的严厉监管。砂拉越和沙巴地区已经开始实行新的许可证管理制度。这样的管理制度不能再提供详细的数据信息,许多贸易开始以非正式途径进行。非法所得的燕窝,无论是偷的、从未注册燕洞采的还是走私的(从邻近的印尼),均可以通过各种途径进人市场。毫无疑问,在砂拉越海关1960-1970 年的报关单中,记录在案的燕窝出口最远低于燕窝实际出口总量。

沙巴地区同时期的贸易统计数据和报道中燕窝产量下降的事实不相吻合,事实上沙巴地区对外贸易说来显示,60~80年代,燕窝年出口总重量始终维持1959 年的水平在13000-24000kg变动。

印度尼西亚的数据显示,80年代记录在册的燕窝出口最在62000kg至最高峰的86000kg (1987 年)之间波动。出口到中国香港的燕窝连年增加。

燕窝的经济价值

全球燕窝消费分布

新加坡则是第二大主要的燕窝市场。1981年燕窝出口总量为71000kg,其中48%出口到中国香港,50%出口到新加坡;而1983年出口中国香港的燕窝占56%,1985年为67%,1987年为64%。有数据显示,90年代中期燕窝出口总量急剧下降至1995年的42000kg和1996年的40000kg,这两年中国香港进口量均占75%。

1996年在泗水举办的CTTES会议上,印度尼西亚商人们提供了份客观的燕窝年产量数据报告,显示该国天然燕洞的燕窝总产量为110吨,但该数据不包括屋燕窝。

2016年我国燕窝进出口贸易总量43375千克,2017年进出口贸易总量77927千克;2018年1季度进出口贸易总量23127千克。

2016年我国燕窝进出口贸易总额6.392千万美元,2017年进出口贸易总额1.45亿美元;2018年1季度进出口贸易总额5.35千万美元。

2019年,预计我国燕窝进出口贸易总额约在2.5亿美元。

德宜草堂燕窝

每天前50名添加微信号的用户购买即送精美礼品一份购买干燕窝满100g赠燕窝专用炖盅一套

燕窝购买二维码
SMY0990

(点击微信号一键复制并打开微信)

售后服务 售后服务

本文由 燕窝-品牌加盟-功效做法-燕窝价格 作者:德宜草堂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标签:

抱歉,评论已关闭!

德宜草堂蕾蕾微信

德宜草堂蕾蕾微信
SMY0990

(点击微信号一键复制并打开微信)